英特爾處理器藍圖大亂 衝擊供應鏈開案及庫存管理

2017-10-13 14:50:27 admin 13
英特爾(Intel)首款Coffee Lake架構處理器於5日正式登場,採用14奈米製程,鎖定桌上型電腦(DT)市場。然據PC業者表示,英特爾2016年第2季宣布組織重整大計,對於原先已規劃完成的平台藍圖也帶來重大影響,加上全球市況未見顯著好轉,包括DT與筆記型電腦(NB)處理器上市時程與型號一變再變,未來1年更是混亂,供應鏈與英特爾累積多年合作經驗已難複製適用,庫存管控與新品開案難度將會是歷年新高。

力圖壓制超微(AMD)Ryzen大軍氣勢,英特爾5日正式推出首款採用Coffee Lake架構的第八代Core i處理器,包括Core i7-8700K等6款型號,搭配全新Z370晶片組,華碩、技嘉、華擎、微星、精英與七彩虹等大廠也同步開賣多款Z370晶片組主機板新品。然值得注意的是,PC業者透露,英特爾一直以來對於PC、伺服器平台藍圖規畫相當嚴謹,確定交予合作夥伴的版本內容更是甚少更動,但過去1年來,受到組織重整與全球PC需求未回溫影響下,DT、NB平台上市時程與規格細節不斷修正,對於全球供應鏈衝擊不小。

據了解,以2017年DT平台來看,英特爾1月正式推出採用14奈米製程、Kaby Lake架構的第七代Core i處理器,著重效能與安全性全面提升,老神在在準備迎戰超微Ryzen處理器平台,然出乎預期的是,Ryzen大軍4月首發後,氣勢及市佔快速攀升,使得英特爾急忙更動DT平台藍圖,包括原定2017年8月才會亮相的頂級高價Basin Falls平台,亦即鎖定電競、虛擬實境(VR)與超頻等高毛利市場的Core X系列(Skylake-X、Kaby Lake-X)處理器,以及X299晶片組,提前在6月下旬開賣。

此外,計劃2018年1月才會推出代號為Coffee Lake-S的第八代處理器,採用14奈米製程,亦提前在2017年10月5日上陣,包括Core i7-8700K/8700、Core i5-8600K/8400、Core i3-8350K/8100處理器,以及Z370晶片組;緊接著2018年第1季再推出多款Coffee Lake-S處理器與H310、B360晶片組,第2季則有鎖定商用市場的vPro系列處理器與Q370、Q360晶片組面市。

而在2017年11月時,英特爾還會推出代號Gemini Lake的全新Pentium Silverand及Celeron處理器,包括J5005及J4105型號等,取代入門級低功耗Apollo Lake處理器

PC業者表示,2017年PC市況其實未如預期好轉,DT需求衰減幅度更是顯著,加上DRAM等零組件價格高漲,PC供應鏈大多營運已難見成長動能,對於庫存管控與新品開案甚為謹慎,然而,英特爾考量自身獲利與對手反擊力道轉強,突然變更平台藍圖,並未全盤考量市場需求與供應鏈現有庫存狀況,對於一直以來按步就班依循英特爾計畫前運的合作夥伴衝擊相當大。

另在NB平台部分,英特爾同樣也調整推出計畫,對於早在1年前就已規劃開案規格、零組件採購及代工訂單確認的NB業者而言影響甚鉅。NB業者表示,NB市況其實未見明顯好轉,尤其是2-in-1設計機種滲透率並未如預期有所大幅成長,終端通路買氣難以掌握,開案與生產出貨預估難度不斷上升,而現在英特爾變更新舊平台轉換時程又是雪上加霜。

據英特爾規劃,2017年8月21日正式推出採用14奈米製程的第八代NB處理器,包括Core i7-8650U等4款型號,鎖定2-in-1及超輕薄NB,其出乎預期並非採用Coffee Lake,而僅是Kaby Lake-Refresh架構升級,2018年第1季會再推出針對商用市場的vPro處理器,包括Core i7-8650U與Core i5-8350U。
而首款採用Coffee Lake架構設計的NB處理器確定2018年首季推出,將有6核心及4核心等多款Coffee Lake-H系列型號上市,第2季再推出Coffee Lake-U系列及Coffee Lake-H vPro版本。

最受關注的是,緊接著英特爾下世代10奈米Cannonlake架構處理器確定會在2018年第22~34週,也就是約在6、7月亮相,首發為Cannonlake-Y系列,鎖定2-in-1裝置等NB產品,此也宣示英特爾終於進入10奈米世代,預計2019年再推進10奈米Ice Lake世代,然新舊品發布時程相近,NB業者怨聲載道。事實上,14奈米製程已成為英特爾史上最長壽的製程技術,包括2014年Broadwell、2015年Skylake、2016年Kaby Lake,以及10月5日陸續登場的Coffee Lake。

面對英特爾新舊平台轉換已不若過去榮景時順暢,PC業者表示,Kaby Lake與Coffee Lake並行的多架構平台世代,發布時程完全打亂PC供應鏈新舊品部署,目前也只能以開案及出貨縮減來因應,由於現有新舊平台在效能並未見革命性改變,現只期望2018年下半Cannonlake世代所帶來的多項效能與應用變革,能進一步拉升PC買氣。

英特爾表示,英特爾2017年底將首批出貨10奈米處理器產品,並於2018上半年提高產量。
比亞迪、緯創代工待磨合 華碩NB轉單效應現 
和碩、廣達抓緊商機 明年接單動能增溫
图片关键词
和碩、廣達抓緊華碩NB訂單,2018年合作氣氛加溫。符世旻攝
近期業界傳出2017年比亞迪、緯創代工華碩筆記型電腦(NB)仍待磨合,引發華碩NB轉單效應,供應鏈業者透露,和碩、廣達將抓緊華碩訂單,2018年合作可望加溫。不過,相關業者均不對客戶及訂單消息表示意見。

供應鏈業者指出,比亞迪、緯創等代工生產華碩NB並不順利,華碩為確保NB供貨品質及時程無虞,2018年可能將部分訂單轉給和碩、廣達,由於華碩釋單動向將攸關供應鏈業者業績表現,華碩加深與台系NB代工夥伴合作關係,對於和碩、廣達將是好事,有助於擴大代工廣度及量能。

華碩2017年面臨組織及人力調整、營運走下坡等考驗,2018年將持續調整產品與市場策略,預估整體NB出貨量將持平,然高價NB機種比重持續拉高,主流機種亦會往高階市場邁進。供應鏈業者指出,儘管華碩採購系統透過電子投標等程序,讓採取低價攻勢的大陸供應商容易在報價這一關出線,但有些特殊案例仍會以個案方式處理。

華碩在評選供應商時會參酌其過往實際成績及合作經驗,一些曾執行過成功專案的供應商,在華碩評選過程中掌握相對優勢,但各家供應商仍得在產品的品質上相互較勁,最後華碩敲定訂單時仍會採取個案談判方式,供應商各憑本事爭取商機。

代工業者表示,品牌客戶曾提到在與供應商交涉過程中,多數大陸供應商擅長壓低價格,接案時把話說得漂亮,但實際執行案子時卻不是那麼一回事,讓品牌客戶開始對大陸供應商的產品與服務品質提高警覺,品牌客戶為明哲保身,對於排程、備料、採購等作業都更謹慎。

全球消費性NB市場跌深反彈,加上商務市場換機潮提前發酵,全球NB市場終於在連續5年負成長之後出現反彈,2017年預期將增加約4.6%,再度回到1.5億台以上。放眼2018年,由於商務NB換機潮進入出貨高峰,整體NB出貨仍可望維持成長。

不過,面對人工智慧(AI)、擴增實境(AR)及可撓式顯示器(Flexible Display)等新技術,將持續醞釀出新一波消費性電子產品市場商機,NB市場需求力道必然再度受到考驗。DIGITIMES Research預期全球NB出貨量2017~2022年複合成長率(CAGR)將為-2%,至2022年將降至1.4億台。

2018年商務NB市場將進入換機高峰期,加上微軟(Microsoft)及美系品牌業者紛針對企業用戶,推出進入門檻較低的軟硬體租賃方案,將進一步加速商務市場成長,至於消費性市場恐再度進入衰退週期,電競NB及Chromebook表現亦將不如2017年強勢,預期2018年全球NB出貨量將成長約2.7%,達1.6億台




Google:Pixel 2手機當前重點並非銷量 而是消費者滿意度和用戶體驗


图片关键词
Pixel手機當前目標並非銷量,而是消費者滿意度和用戶體驗。法新社


外界一直想知道Google對硬體業務有多認真。Google最近收購HTC Pixel手機研發部門,展現硬體業務方面的野心。Google硬體資深副總裁Rick Osterloh受訪時表示,此收購案將從根本上建立Google的實力,好更快擴大業務及強化在手機市場的定位。Osterloh還強調,Pixel 2系列手機的當前目標並非銷售量,而是消費者滿意度和用戶體驗。

根據The Verge報導,Osterloh指出,Google非常熟悉這支團隊。他們打造出首支Android手機G1、Nexus One,還高度參與Pixel的工程設計。硬體業務需要很多人來擴展,才能執行大規模計畫,特別是非常複雜的智慧型手機。再者,Google也需要更擴張亞洲業務。

但Osterloh並不認為收購摩托羅拉(Motorola),最後賣給聯想的歷史將重演,他表示,這是非常不同的交易。當時Google之所以收購摩托羅拉,主要是看上其智慧型手機專利和智慧產權。但這些專利並未如Google或摩托羅拉認為的那樣有價值,

對Osterloh來說,真正問題是,Google根本不知道想用摩托羅拉達成什目標。摩托羅拉除手機外還有很多不同業務。Osterloh表示,此次收購HTC團隊的戰略交易非常不同,Google確切知道需要什麼,想要更深層次的工程能力,而且很熟悉該團隊。

Osterloh表示,Google將專注於在少數市場推出高階產品,所以儘管生態系統可能會與三星電子(Samsung Electronics)等Android廠商有些重疊,但世上有20億支Android手機,而Google自己的手機業務規模顯然要小的多。

Osterloh仍認為,Pixel是企圖提供基準體驗,並稱之為自Nexus以來一脈相承的主線。但Google從未打算讓Nexus大賣,目前看來Pixel亦為如此。

Osterloh雖希望讓Pixel隨時間推移成為對公司大而有意義的業務,但當前其基準並非銷量,而是消費者滿意度和用戶體驗。至於5年後的計畫,Osterloh表示,希望能在5年內能開始大量銷售Pixel產品。

目前,Google專注於打造高階技術,想銷售擁有最佳相機和OLED螢幕的手機。 Osterloh認為,Pixel手機不僅在品質上具競爭力,在某些指標上也優於競爭產品。

儘管如此,他相信Google的硬體使命是利用Google的核心優勢,將其應用於電腦產品。現在,Google員工常會提到蘋果(Apple)一再闡述的看法,即軟硬體整合是打造優質產品的關鍵。但Osterloh等Google員工想在其中加入1項新的轉折,軟硬體和人工智慧(AI)的整合。

談到軟硬體整合,首要關鍵為晶片。蘋果自主開發處理器,且能生產晶片,在很多方面技術上領先高通(Qualcomm)可提供給Google等Android廠商的晶片好幾年。

Osterloh表示,Google並未具備硬體優勢。但他強調,處理器的效能成長速度已不如從前,而且其體積越來越小、效率越來越高。所以將重點擺在CPU上並不正確。

Osterloh指出,摩爾定律(Moore''s law)的效能成長曲線已放緩,不再每18~24個月就會倍增。他還指出隨處理器電晶體數量倍增,能獲得更多功耗效率的Dennard Scaling定律已不適用。現在已無法在NB或手機中安裝新晶片,而期望能在相同功耗下運作。

Osterloh還表示,Google將與高通合作來解決其中一些問題,而不會獨自開發晶片。Google的效能策略關鍵是AI。處理器效能成長曲線若進入高原期,Osterloh的計劃是透過整合機器學習和AI讓Google產品有所區別。

Osterloh指出,Google全公司上下都致力於改進AI和機器學習,而這些改進將以有趣的方式來到Google硬體中。由於核心硬體技術正在減緩、改變,過去的規律不再有效,Google認為有能力開發出能解決特定問題的硬體,才能真正推動運算技術繼續進步。

Osterloh認為,這是Google獨有的優勢。隨著Google擴大其在AI和機器學習領域的領先地位,Osterloh已將成果直接放入Google硬體。例如,Google Assistant有時會與Google伺服器通訊,有時則會直接與定製的本機晶片直接整合到硬體中,如Google Clips AI相機。

事實上,Google硬體產品的設計更著重於簡單實用主義,而非華麗設計。Osterloh表示,Google並未試圖使用無邊框或曲面螢幕。Google想要保持簡潔而美觀,想讓人一眼就注意到Google的主要資產:搜尋框。

對Google來說,重點似乎總是回到那個搜尋框。Google可能會推出一大批產品,可能新聘幾千名手機工程師,甚至可能認真製造與蘋果、三星、亞馬遜(Amazon)、Bose、Sonos等公司直接競爭的產品。Google正在做這些事,但暫時尚未大規模進行。



公司简介

   香港枭腾自2010年创业以来,始终以服务客户,为客户创造世界一流的产品服务为奋斗目标,积极推动事业多元化和全球化发展。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独立内存产品制造商美国金士顿(Kingston)、诺思、芯天下,锐石创芯等品牌的中国区总代理。

查看更多

底部图文

联系我们